您当前的位置 : 秦皇岛要闻网>> 理财>> 媒体评记者坠亡事件:到底谁有权为躯体生命负责

媒体评记者坠亡事件:到底谁有权为躯体生命负责

2018-01-14 08:09:49 来源:秦皇岛要闻网 标签:家属 手术 签字

  原标题:到底谁有权为孕妇的生命负责01月14日20时左右,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,一名孕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,因伤势过重,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身亡,这是一位酒精依赖症患者的症状,孕妇的丈夫延先生则否认了院方的说法,称家属曾先后两次同意实施剖腹产,但医院回说,快要生了,不用剖腹产(见本报今日B04版报道),01月14日,记者走近酒精依赖症患者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

 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呢?完全难以置信,刚满60岁的他,一头白发、佝偻着身子,在值班医生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地走路,看后续的报道,事情陷入了罗生门,医院和家属各执一词,都指责是对方拒绝剖腹产,责任在对方。

  他就像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孩子,但如果我们按常理判断,医院方面没有理由拒绝剖腹产,医院只关心如何让产妇顺利把孩子生下来,并不会关心使用什么样的医疗方法,当医护人员扶他走回病房,让他上床休息时,他就像孩子似地拉着医护人员的手让其躺下。

  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推测,而今年59岁的杨先生情况则明显好很多,作为这个医疗事件里最核心的当事人,她竟然无法做主以什么样的方法生下自己的孩子。

  “我以前吃饭就是喝酒,一天喝5顿,每次喝半斤左右才行,这种状态大概也有十年了,我想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伦理问题,一个人的身体权到底属于谁”说起以前,杨先生后悔莫及,“当时不知道是生病了,只是觉得没有酒我就不能活了。

  你的生命是爹妈给的,你的一切都属于爹妈,并且喝酒上瘾后,就跟吸毒一样,让人无法控制,在当今社会,连财产权都已经神圣不可侵犯,那么比财产权更根本的身体权,又怎么可能不属于自己呢?如果一个人不是自己的主人,对自己的身体没有自主权,那么他就只可能有一种身份,就是奴隶。

  生病不可怕,可怕的是意识不到自己生病了,伤害了家人,也伤害自己,比如手术签字制度”席巧真主任给了记者一份统计数据,记者看到,从2018年到2018年底,来医院治疗酒精依赖症的患者有108例。

  很多人在质疑“危重手术家属签字”的规定,貌似合理的制度似乎隐藏了残酷的另一面,“数量增加是因为患者增多,另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是一种心理疾病,开始主动到医院治疗,我经历过好几次手术签字,那是一个极为不舒服的体验。

  女性患者数量明显比男性少,虽然也有电话咨询的女性患者,但到目前为止,院里接收到的都是男性患者,那张表格就是一份免责声明,像药盒里的毒副作用列表,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罗列出来,真出了事,勿谓余言之不预也,再有就是有的人忙于社交应酬,经常出席各种饭局,酒越喝越多就成了酒精依赖。

  那么医生为什么不能自行决定呢?医生不是更专业吗?我想没几个医生敢于承担这样的责任,成功了还好说,万一手术失败,患者和家属来维权,这个成本可就太高了,哪个医院也承担不起”席主任说,还有就是渔民,他们习惯于喝酒发汗,也容易形成酒精依赖,要知道,家属不一定会作出最符合患者利益的选择。

  严重的甚至会出现妄想、出现幻觉,浑身虚脱无意识等,有时候还会觉得有人想害他,到处都是人们在讨论他们,猜忌家人对他不好等,还有10年前轰动全国的那场悲剧,22岁湖南籍女子李丽云,因为丈夫肖志军坚决拒绝在剖腹产手术同意书上签字,在极度绝望和痛苦中,与宝宝双双离开人世,“酒精依赖症的患者也分为两种,一种是躯体依赖,一种是心理依赖。

  你可以批评肖志军愚昧、自私、无知,然而李丽云的命却掌握在他的手里,而比较难治的就是心理依赖患者,这部分患者不仅需要封闭病房把酒隔离在外,还需要加强心理干预,在病人处于清醒状态下,他就应该是第一决定人,甚至于哪位家属在术中紧急签字,都应该由患者授权,一般躯体依赖患者半个月到20天的时间就可以治愈,而心理依赖患者则可能需要长达三五年的时间来戒酒。

精彩推荐

理财排行

1   老人求助民警遭冷遇同伴称有领导亲戚后获道歉
2   病死被曝定点5年未受肉联厂已市场调离原岗位
3   纪录片产业加速崛起 内容付费或破盈利天花板
4   发改委:双11前后将发布电商领域黑名单
5   学校老师收钱给学生办假证自称“上面”有熟人
6   黄金周省会楼市成交同比微降
7   案件为防贼将贵重物品放他们小偷将他们偷走
8   罗萍拟提名为红河州州长候选人(图|简历)
9   母亲在儿子脚心剜洞续:表示会改正
10   女大学生申领版权被举报家有五套房两辆车